广告人:伟太广告董事长周筱俐谈广告顽童 孙大伟

广告人:伟太广告董事长周筱俐谈广告顽童 孙大伟

2011年末,广告界的重量级人物—孙大伟,在众多好友的祝福下毕业了,也让这本真实纪录着广告顽童对于生命的独特观点的《往前往后都是团圆》得以问世。为此,我们特别专访了与他亦师亦友的伟太广告的周筱俐董事长。

 

这一天下午,我们轻装出发,前往位于大安森林公园旁伟太广告的办公室。在出发之前就已经知道,伟太的同事因为孙大伟的带动,都蛮喜欢自行车的运动。这在从电梯门打开的第一时间看到停在公司前面的自行车数量就马上可以感觉到那股充满青春热情的骑士活力。

 

对于广告人,总觉得给人一种强势高不可攀的感觉,但听说伟太广告是一间相当不一样的广告公司,因此在见到周董事长之前我们依然抱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就在踏进伟太广告的会议室等候的那段时间,我们发现了相当有趣的现象,那就是会议室的天花板上贴满了广告文案和一些报导,让人不禁感觉到当初在设计办公室的时候的用心,希望随时都可以刺激一些灵感。

 

广告人:伟太广告董事长周筱俐谈广告顽童 孙大伟

 

最后,我们终于见到了周筱俐董事长,自从见到的那一刻起,我们原本心中那块忐忑不安的大石才终于轻轻地放下。我们先简单地闲话几句之后,随即开始了我们的访谈:

 

Q1:身为一个广告人,是什幺样的力量让他在急诊室这样生死无常的空间里,还能够有这种死都不忘和工作有关的联想。

 

我想这个跟广告这个行业本身有关係,我们常常在入了这行之后才发现,广告其实实务比理论还要重要。因为在市场行销上每个变数都在互动的一个状态,环境在变,商品在变,有时候还要面对许多突来的危机。变成说在这个行业当中,工作与生活的关联性是相当高的,甚至很多时候工作与生活是没有办法分开的。像我们公司之前去日本旅游的时候,常常就会发现同事他们会带着当地跟他们自己负责的业务有关的广告或文宣回来,甚至是负责汽车或者是零售通路的同事,还会主动安排时间到当地的汽车经销商以及超级市场去观察。就是说,即便是在玩或者是休假的时候,也会去关心这些讯息。这跟别的行业不太一样,这是没有办法说下班之后就可以关机切断所有与工作有关的连结,尤其是越资深的广告人这样的情况越明显。

 

而对大伟来说,更是如此。他的脑袋随时都在动,尤其他很擅长跳跃式的思考,他是随时随地都能够思考关连性的人。他不会去连贯性的思考一件事情,有时候前一秒在讲这件事,下一秒就跳到其他的事情上面,而这个对于一个创意人来说是相当重要的,也因为这样,他才能总是拥有源源不绝的创意。所以说,他不会说在医院面对生死大事的时候去思考要如何交代后事,接下来要做些甚幺,反而是马上跳出一个产品或广告。他是平常走在路上看到甚幺就会联想到哪个客户的案子可以使用的那种人,这是已经根深蒂固的成为他的人格特质,我想这也是让他在这个关键的时候还能不忘工作不忘创意的原因。

 

 

Q2:能不能谈谈这个已经「成年的问题儿童」在医院里面搞出了些什幺问题,让您最印象深刻的是什幺?

 

最印象深刻的就是在医院要电视看的那一段,他跟护士要一部电视来装在天花板上看,护士爱理不理他的,在他百般纠缠之后受不了,带来医院上层的意思,说明了电视磁波会影响到重要仪器的关係拒绝了他。(这时我们指着会议是天花板上的广告文案,问说:「就像是天花板上面要放这些文案一样吧?随时都要有灵感的刺激。」)

 

另一段就是他谈到医院伙食完全不让病人拥有对于生存的渴望那裏,这让人真的能够感受到我们社会对于「专业」的坚持而往往忽略的消费者的感受。因为执着在专业上,反而少了有更多机会去扩展更多的可能性。(问:如果能够去监狱体验的话,他应该会很有兴趣吧?)

 

 

Q3:您觉得在医院里的孙大伟和平时工作中相处的他,有没有什幺不一样的地方。

 

没有甚幺太大的差别,他在工作的时候也是这样,他已经习惯每分每秒都在观察,并且思考着每件事情的连结。在医院里面的他,就跟在工作的时候的他很像,总是在做跳跃式的思考,随时随地都在观察,把周遭事物和过去的经验作连结。就像前面说的一样,他已经完完全全地没有办法把工作和生活分开,就连在医院也是一样。

 

 

Q4:当他从鬼门关前走一遭之后,对他的工作以及同事和员工有没有什幺影响和改变。他有没有跟你们提过这些事情。

 

变得比较仁慈一些。因为他的个性是相当喜欢变动的,他的生活步调很少时候是稳定的,而这样对于他的心脏是负担很大。所以说,当他回到工作上之后,他变得比较温和一些,走路也变得比较慢。他以前看到员工的作品很糟糕的时候会叫人从五楼跳下去,但是在回来之后变得比较温和。虽然说后来来的小朋友都没有发现,但是他常常还是跟他们说现在已经改很多了。

 

还有一点就是他变得比较容易累。因为他在教学上面是很认真的,而讲话和演讲都需要耗费相当多的氧气,我们几个跟他比较久的同事都能够感觉到他的血液含氧量有点不够用,虽然说这些是外人可能没办法发现的,事实上他是非常辛苦。但是我觉得有被他带过的小朋友是非常幸福的,他真的是很用心在教学,他会让你去思考你的前因后果,应该要怎幺思考,所以说这在他从医院回来之后,我们可以很明显地感受到他体力很明显地不够用。

 

他为了要维持他的心肺功能,每天都要安排固定的时间骑脚踏车练体能。别人都笑他干嘛那幺认真,他说:「你们都不知道,死神就在我背后追赶我,我不快一点,会被他追上。」

 

另外就是他们家有遗传性的心脏方面的疾病,他的爸爸和哥哥都是因为心肌梗塞过世的,所以他对这点很早就有意识到。尤其在回来之后,他常常开玩笑说生命无常,也常常觉得自己的时间不太够。所以只要有任何他想做的或者有兴趣的事情,他都会尽快开始去做,不会等太久。

 

我们也都有计画推动如何将他的精神複製下去,例如说邀请之前曾经跟大伟一起工作过的朋友回公司来举办座谈,听当年大伟在广播节目的录音,然后让这些朋友来谈谈他们的经验和感受。而当我们在推动的过程当中,发现他许多的想法和观念,已经不知不觉地在同事的身上「内化」了。

 

 

Q5:能不能谈谈孙大伟对您来说是什幺?

 

我觉得他对我来说,就像是亦师亦友一样。当年我跟他一起在奥美的时候,我就一直看到他们那一组的人就一直以做出非常棒的作品为目标,也做出了很多很棒的作品,后来他当上第一个台湾人ECD。而在那个时候,他提出了创建了福委会的想法,后来也真的把他建立了起来,另外就是当时他很早就提倡男子也要有产假的想法,在当时那个时候真的是相当先进的观念。

 

后来他离开了奥美到了汎太一段时间,之后成立了伟太,那时候我就加入了伟太广告。他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好的伙伴和好的家人,整个伟太的同仁都在这样的影响下,相处地就像一家人一样。大家会相互地支援帮忙,我们公司没有设置总机,因为大家会互相帮忙接电话,彼此会互相关心。

 

偷偷告诉你,其实他很不喜欢人家叫他「广告教父」。

 

广告人:伟太广告董事长周筱俐谈广告顽童 孙大伟

伟太广告的工作环境,让大家很容易就可以相互交谈

 

 

Q6:他的离开对您来说最大的影响是什幺?对华文广告圈的影响又是什幺?

 

对广告圈来讲,最大的就是目前面临一个相当大的人才断层将很难弥补,所以之前他一直很用心地在推动教育下一带的广告人。另外一点就是,他一直相信我们台湾人能够走出自己的广告路,我们一定有能力不输给外国人做出相当棒的广告。而他从开始从事广告以来,做出了许多很棒的作品,也因此获得了很多成就,这直接地建立了台湾人在广告圈的自信心。

 

对于整个社会都是一个很大的损失。因为他做人正直,又热爱帮助他人,是个十足的「汉子」。更特别的地方是,他既不爱钱又不爱权,反而因此能够给人最中肯的建议,结果大家都很喜欢请他给建议。这样的个性真的是现在这个社会上很少有的,我们的社会需要像他这样很真的人。

 

广告人:伟太广告董事长周筱俐谈广告顽童 孙大伟

大门旁挂着客户送的「伟太广告」匾额,旁边还有「开成立信」象徵着公司重视的精神

 

广告人:伟太广告董事长周筱俐谈广告顽童 孙大伟

办公室门口一幅「一路走来 始终如一」象徵着孙大伟在人心中一贯的性格

 

 

Q7:您觉得看过《往前往后都是团圆》这本书的人会获得甚幺启发?

 

甚幺人都可以有所启发,因为书中所提到的是对于生命以及死亡的态度,从内容来看,是真的非常发人深省的。中国人一直很忌讳谈死这件事情,大伟能够把这件事情用这幺坦然的态度来面对它,包括在这个时候对家人的看法以及如何面对死亡,是非常非常启发人的。而且在当我们举办摄影展的时候,我们发现有许多人都表示曾经受到孙大伟的启发,还有好多是从来就不认识的人出席来表达感激的心情,是让我们每个人都能够有所领悟的。

 

这本书是他的手稿,完完全全都是他自己亲手写的文字。当初出版社在跟我们谈的时候,说他的文字跳跃的很厉害,很怕读者看不懂。但我们在讨论过后,觉得这就是大伟他本来的样子,他平常的时候就是这样。而且你会发现他的文字很有趣,他总会用他独到的观点来看事情。他不会只是平铺直叙,而是他会去用其他的例子和连结来说明他所看到的事情。因此,这本书可以让读者很清楚地认识到孙大伟本人。

 

广告人:伟太广告董事长周筱俐谈广告顽童 孙大伟

这是《往前往后都是团圆 珍藏时光铁盒版》的内容物,铁盒由聂永真设计

 

 

本文转载自 ㄇㄞˋ点子